熱門搜索: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
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: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

眾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燈》曾風靡華語世界,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...

劉心武:《續紅樓夢》不為個人價值

很長時間以來,劉心武與《紅樓夢》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,他并不抗拒“紅學家”的頭...

讓歌詞里的詩意與寫實翩然起舞

作者:黃啟哲   發布時間:2017年07月04日  來源:文匯報  

最近,華語流行樂作詞人、制作人姚謙在豆瓣時間“開課”,與網友們分享他的 《歌詞時光》。這位一手打造出甄妮 《魯冰花》、辛曉琪 《味道》、王菲《我愿意》 等廣為傳唱歌曲的詞作者,如今又有了新的身份———紀錄片電影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 音樂指導。而電影主題曲 《當我在這里》 的歌詞,同樣出自他手。

“如果詩是為語言墊上音符,那么詞就是為文字染上色彩。”姚謙在作詞課中這樣定義,很快在網上引起熱議。在流行文化越來越趨向于“速食”的年代,神曲、翻唱泛濫而鮮少有誠意入耳之作,有人干脆把流行音樂與口水歌劃上等號。由此,上世紀90年代那些廣為傳唱的流行歌詞顯得越發動人心弦,戳人心窩。除了作詞,姚謙還是經歷華語流行音樂最輝煌三十年的資深音樂經理人,李玟、蕭亞軒、劉若英、江美琪都曾在他“麾下”,推出了音樂生涯的重要作品。而相比于商業和市場,在姚謙眼里,“流行”二字對標的更應是時代與生活,“我常常覺得流行音樂最特別的地方,就是跟時代、跟生活有緊緊的關系。”而對于后輩,他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寄語:“永遠不要害怕自己的作品被埋沒,重要的是把最誠實、最接近這時代的思考呈現出來。”

當新詩遇見流行樂,這是一個開始還是結束?

1986年,滾石為張艾嘉發行了專輯 《你愛我嗎》,收錄了詩人夏宇 (李格弟) 作詞的 《她想》。在前有 《忙與盲》,后有 《愛的代價》 等代表作的“夾擊”下,顯得不夠耀眼。

可姚謙卻偏選了這首作為自己第一講的“教科書”。他告訴記者,這其中有時代的原因,“《她想》 推出之時,華語音樂正好興起、進入面貌多元的時期———新興的唱片公司飛碟、滾石嶄露頭角,既有唱片公司嘗試包裝偶像的林慧萍,也有從校園畢業之后決定投入音樂工作的張清芳。這之中還有作家詩人參與到為流行音樂寫歌詞的工作之中。詩人夏宇碰到一個用聲音說故事、表達情感的高手張艾嘉,再加上一個喜歡新詩、了解如何表達其韻律的作曲人王新蓮,新詩與流行音樂最終“親密接觸”。

“你喝咖啡加多少湯匙的糖? 你先穿左腳還是右腳的鞋? 你喜歡那件格子絨的襯衫嗎?”歌詞以都會女子對戀人的22個生活問題為切入口,循序漸進,慢慢鋪陳,結尾最終才拋出真正想問的———你愛我嗎? 在姚謙看來,有意思的是前一句“你害怕嗎”,讓流行歌里反復出、平凡而俗套的“你愛我嗎”增加了一個更明確的意義:一個女孩面對不擅表達溝通的戀人,所表現出交雜著疑惑疲憊的不安全感呼之欲出。“這是作詞人高明的地方,看似平常的字眼暗藏著厲害的針,刺激著閱讀者、演唱者和聆聽者。”姚謙如是評價。

這首歌詞也影響了姚謙此后的音樂創作軌跡。“它給了我很大的啟發,也直接影響我之后對創作所堅持的標準———努力用生活中的語言去寫歌詞。”平凡的字眼在調配下,姚謙讓不變的愛情主題呈現著不同的面貌,于是有了《味道》 里的“白色襪子”;有了 《袖手旁觀》 里的“寂寞讓人盲,思念讓人慌”;有了 《電臺情歌》 里的“誰能夠將天上月亮電源關掉,它把你我沉默照得太明了”。

今天,“平凡而深刻”的詩歌又一次贏得聽者的心。前段時間因綜藝節目中李健的翻唱,許飛 《父親寫的散文詩》 戳中無數人的淚點:“一九八四年莊稼還沒收割完/女兒躺在我懷里睡得那么甜/今晚的露天電影沒時間去看/妻子提醒我修修縫紉機的踏板”。

新詩錯落的語句給了流行樂生活的雋永與厚度,也就注定其無法像洗腦神曲那樣迅速流傳開來。姚謙說:“這也是我決定以寫詞課的形式分享流行音樂的潛在原因之一,作品只要有一個知音就不算被埋沒,而經由歌者或者是我這樣的分享者在恰當的時機重新打撈,或許能讓它重新擴散開來。如果最終有幸變成大眾都喜歡的文藝作品,那么就有可能改變時代,帶來整體的審美提升。”

“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讓我煮糊了兩次面”

劉若英這樣評價她的音樂領路人之一:“姚謙懂畫,他懂旅行,他懂生活,他懂得怎么樣去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,我覺得這些生活的點滴積累在他的身上,所以他才能寫出這么多好的詞。”

鮮為人知的是,在從事唱片業之前,少年姚謙有個美術夢,不在音樂圈的那幾年,他還辦過藝術展。為江美琪所作詞的《我愛夏卡爾》便是熱愛美術收藏的“回饋”:“仰望星空,讓我想起夏卡爾/戀愛的人,總是浮在城市半空中”。原來超現實繪畫大師夏卡爾的不少畫作里,人物總是漂浮在半空中,純真而神秘。而姚謙在歌中更進一步,用一句“怎么忽然流淚了,后來又笑開了”,為靜態的人添上了生動的表情。

似乎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那部在“90后”中大熱的紀錄片 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 同樣吸引著姚謙。因為看視頻太入迷,他甚至“煮糊了兩次面”,就著第二鍋糊面,他津津有味地一口氣看完。想不到不久后就接到制作電影版配樂和主題曲的邀約。有感于其中對于“匠人精神”的細膩展現,有意規避了過去大家想到故宮腦海就會浮現的恢弘民樂或宮廷器樂,姚謙選擇了鋼琴搭配弦樂的干凈簡單,以重復的音階去呼應老師傅們長時間的反復打磨,凸顯匠人匠心。在他看來,這也同樣是一種符合當下的時代表達“影片本身就已經有濃濃的歷史傳統,不需要我再去進一步渲染”。而這,也與影片中紅墻暗閣里那些有溫度的日常達成了共鳴。

姚謙還找到“90后”音樂人陳粒,讓鮮少擁有主題曲的紀錄片也與流行歌作了混搭。沒有精致的古典辭藻堆砌,嘗試表達一種匠人的時間觀:“你在時間的那里,而我在這里/以手編織著時光/溫柔磨亮了滄桑/偋息在凝望的語境/今夕是何夕”。

“我在年輕時也試著想像寫古詩那樣寫歌詞,就好像穿越劇,故意用偏文言的、看似古典實則表象的形容詞,讓一首歌充滿所謂的‘文學感’,最容易討好大眾??扇缃裎矣X得每個時代應該有每個時代的語言,流行音樂除非是必要,否則我還是希望它用接近現在的語言來觀察現在的生活。”

網友評分:

0人參與  0條評論(查看)  

網友評論
點擊刷新驗證碼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    匿名評論      已輸入字數: 0

相關文章
腾讯公司怎么用qq赚钱 股票技术分析书籍 福建36选7开奖 什么是上证指数 股票的本质是赚谁的钱 湖北11选5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 海南4 1 股票开户资料 甘肃11选5平台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